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丽乡村:传统文化·农耕文化

内容:古代民俗、国学经典、中华医学

 
 
 

日志

 
 

《诗经·雅》  

2007-12-06 09:54:55|  分类: 儒家典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雅

鹿鳴之什·鹿鳴

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吹笙鼓簧,承筐是將。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呦呦鹿鳴,食野之蒿。我有嘉賓,德音孔昭。

視民不恌,君子是則是效。我有旨酒,嘉賓式燕以敖。

呦呦鹿鳴,食野之芩。我有嘉賓,鼓瑟鼓琴。

鼓瑟鼓琴,和樂且湛。我有旨酒,以燕樂嘉賓之心。

鹿鳴之什·四牡

四牡騑騑,周道倭遲。豈不懷歸?王事靡盬,我心傷悲。

四牡騑騑,嘽嘽駱馬,豈不懷歸?王事靡盬,不遑啟處。

翩翩者鵻,載飛載下,集于苞栩。王事靡盬,不遑將父。

翩翩者鵻,載飛載止,集于苞杞。王事靡盬,不遑將母。

駕彼四駱,載驟駸駸。豈不懷歸?是用作歌,將母來諗。

鹿鳴之什·皇皇者華

皇皇者華,于彼原隰。駪駪征夫,每懷靡及。

我馬維駒,六轡如濡。載馳載驅,周爰咨諏。

我馬維騏,六轡如絲。載馳載驅,周爰咨謀。

我馬維駱,六轡沃若。載馳載驅,周爰咨度。

我馬維骃,六轡既均。載馳載驅,周爰咨詢。

鹿鳴之什·常棣

常棣之華,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

死喪之威,兄弟孔懷。原隰裒矣,兄弟求矣。

脊令在原,兄弟急難。每有良朋,況也詠嘆。

兄弟鬩于墻,外御其務。每有良朋,烝也無戎。

喪亂既平,既安且寧;雖有兄弟,不如友生。

儐爾籩豆,飲酒之飫。兄弟既具,和樂且孺。

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樂且湛。

宜爾室家,樂爾妻帑。是究是圖,亶其然乎?

鹿鳴之什·伐木

伐木丁丁,鳥鳴嚶嚶。出自幽穀,遷于喬木。嚶其鳴矣,求其友聲。相彼鳥矣,猶求友聲;矧伊人矣,不求友生?神之聽之,終和且平。

伐木許許,釃酒有藇。既有肥羜,以速諸父。寧適不來,微我弗顧。於粲灑掃,陳饋八簋。既有肥牡,以速諸舅。寧適不來,微我有咎。

伐木于阪,釃酒有衍。籩豆有踐,兄弟無遠。民之失德,乾餱以愆。有酒湑我,無酒酤我。坎坎鼓我,蹲蹲舞我。迨我暇矣,飲此湑矣。

鹿鳴之什·天保

天保定爾,亦孔之固;俾爾單厚,何福不除?俾爾多益,以莫不庶。

天保定爾,俾爾戩穀;罄無不宜,受天百祿。降爾遐福,維日不足。

天保定爾,以莫不興;如山如阜,如岡如陵,如川之方至,以莫不增。

吉蠲為饎,是用孝享;禴祠烝嘗,于公先王。君曰:「卜爾,萬壽無疆。」

神之吊矣,詒爾多福;民之質矣,日用飲食。群黎百姓,遍為爾德。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壽,不騫不崩;如松柏之茂,無不爾或承。

鹿鳴之什·采薇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歸曰歸!歲亦莫止。

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啟居,玁狁之故。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歸曰歸!心亦憂止。

憂心烈烈,載饑載渴;我戍未定,靡使歸聘。

采薇采薇!薇亦剛止。曰歸曰歸!歲亦陽止。

王事靡盬,不遑啟處;憂心孔疚,我行不來。

彼爾維何?維常之華。彼路斯何?君子之車。

戎車既駕,四牡業業;豈敢定居,一月三捷。

駕彼四牡,四牡骙骙;君子所依,小人所腓。

四牡翼翼,象弭魚服;豈不曰戒,玁狁孔棘。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

行道遲遲,載渴載饑;我心傷悲,莫知我哀!

鹿鳴之什·出車

我出我車,于彼牧矣!自天子所,謂我來矣!

召彼仆夫,謂之載矣!王事多難,維其棘矣!

我出我車,于彼郊矣!設此旐矣,建彼旄矣!

彼旟旐斯,胡不旆旆?憂心悄悄,仆夫況瘁。

王命南仲,往城于方;出車彭彭,旗旐央央。

天子命我,城彼朔方。赫赫南仲,玁狁于襄。

昔我往矣,黍稷方華;今我來思,雨雪載涂。

王事多難,不遑啟居。豈不懷歸?畏此簡書。

喓喓草蟲,趯趯阜螽。未見君子,憂心忡忡;

既見君子,我心則降。赫赫南仲,薄伐西戎。

春日遲遲,卉木萋萋;倉庚喈喈,采蘩祁祁。

執訊獲醜,薄言還歸。赫赫南仲,玁狁于夷。

鹿鳴之什·杕杜

有杕之杜,有晥其實;王事靡盬,繼嗣我日。

日月陽止,女心傷止,征夫遑止!

有杕之杜,其葉萋萋;王事靡盬,我心傷悲。

卉木萋止,女心悲止,征夫歸止!

陟彼北山,言采其杞;王事靡盬,憂我父母。

檀車幝幝,四牡痯痯,征夫不遠!

匪載匪來,憂心孔疚;期逝不至,而多為恤。

卜筮偕止,會言近止,征夫邇止!

鹿鳴之什·魚麗

魚麗于罶,鲿鯊。君子有酒,旨且多。

魚麗于罶,魴鱧。君子有酒,多且旨。

魚麗于罶,鰋鯉。君子有酒,旨且有。

物其多矣,維其嘉矣。

物其旨矣,維其偕矣。

物其有矣,維其時矣。


南有嘉魚之什·南有嘉魚

南有嘉魚,烝然罩罩。君子有酒,嘉賓式燕以樂。

南有嘉魚,烝然汕汕。君子有酒,嘉賓式燕以衎。

南有樛木,甘瓠累之。君子有酒,嘉賓式燕綏之。

翩翩者鵻,烝然來思。君子有酒,嘉賓式燕又思。《南有嘉魚》

南有嘉魚之什·南山有臺

南山有臺,北山有萊。樂只君子,邦家之基,樂只君子,萬壽無期。

南山有桑,北山有楊。樂只君子,邦家之光;樂只君子,萬壽無疆。

南山有杞,北山有李。樂只君子,民之父母;樂只君子,德音不已。

南山有栲,北山有杻。樂只君子,遐不眉壽?樂只君子,德音是茂。

南山有枸,北山有楰。樂只君子,遐不黃耇?樂只君子,保艾爾後。

南有嘉魚之什·蓼蕭

蓼彼蕭斯,零露湑兮。既見君子,我心寫兮。燕笑語兮,是以有譽處兮。

蓼彼蕭斯,零露瀼瀼。既見君子,為龍為光。其德不爽,壽考不忘。

蓼彼蕭斯,零露泥泥。既見君子,孔燕豈弟。宜兄宜弟,令德壽豈。

蓼彼蕭斯,零露濃濃。既見君子,鞗革沖沖,和鸞雝雝,萬福攸同。

南有嘉魚之什·湛露

湛湛露斯,匪陽不曦。厭厭夜飲,不醉無歸。

湛湛露斯,在彼豐草。厭厭夜飲,在宗載考。

湛湛露斯,在彼杞棘。顯允君子,莫不令德。

其桐其椅,其實離離。豈弟君子,莫不令儀。

南有嘉魚之什·彤弓

彤弓弨兮,受言藏之。我有嘉賓,中心貺之。鐘鼓既設,一朝饗之。

彤弓弨兮,受言載之。我有嘉賓,中心喜之。鐘鼓既設,一朝右之。

彤弓弨兮,受言櫜之。我有嘉賓,中心好之。鐘鼓既設,一朝酬之。

南有嘉魚之什·菁菁者莪

菁菁者莪,在彼中阿。既見君子,樂且有儀。

菁菁者莪,在彼中沚。既見君子,我心則喜。

菁菁者莪,在彼中陵。既見君子,錫我百朋。

泛泛楊舟,載沉載浮。既見君子,我心則休。

南有嘉魚之什·六月

六月棲棲,戎車既飭。四牡骙骙,載是常服。

玁狁孔熾。我是用急。王于出征,以匡王國。

比物四驪,閑之維則。維此六月,既成我服。

我服既成,于三十里。王于出征,以佐天子。

四牡修廣,其大有颙。薄伐玁狁,以奏膚公。

有嚴有翼,共武之服。共武之服,以定王國。

玁狁匪茹,整居焦獲。侵鎬及方,至于涇陽。

織文鳥章,白旆央央。元戎十乘,以先啟行。

戎車既安,如輊如軒。四牡既佶,既佶且閑。

薄伐玁狁,至于大原。文武吉甫,萬邦為憲。

吉甫燕喜,既多受祉。來歸自鎬,我行永久。

飲御諸友,炰鱉膾鯉。侯誰在矣?張仲孝友。

南有嘉魚之什·采芑

薄言采芑,于彼新田,于此菑畝。方叔蒞止,其車三千,師干之試。方叔率止,乘其四騏,四騏翼翼。路車有奭,簟茀魚服,鉤膺鞗革。

薄言采芑,于彼新田,于此中鄉。方叔蒞止,其車三千,旗旐央央。方叔率止,約軧錯衡,八鸞玱玱。服其命服,朱芾斯皇,有玱蔥珩。

鴥彼飛隼,其飛戾天,亦集爰止。方叔蒞止,其車三千,師干之試。方叔率止,鉦人伐鼓,陳師鞠旅。顯允方叔,伐鼓淵淵,振旅闐闐。

蠢爾蠻荊,大邦為讎!方叔元老,克壯其猶。方叔率止,執訊獲醜。戎車嘽嘽,嘽嘽焞焞,如霆如雷。顯允方叔,征伐玁狁,蠻荊來威。

南有嘉魚之什·車攻

我車既攻,我馬既同。四牡龐龐,駕言徂東。

田車既好,四牡孔阜。東有甫草,駕言行狩。

之子于苗,選徒囂囂。建旐設旄,搏獸于敖。

駕彼四牡,四牡奕奕。赤芾金舄,會同有繹。

決拾既佽,弓矢既調。射夫既同,助我舉柴。

四黃既駕,兩驂不猗。不失其馳,舍矢如破。

蕭蕭馬鳴,悠悠旆旌。徒御不驚,大庖不盈。

之子于征,有聞無聲。允矣君子,展也大成。

南有嘉魚之什·吉日

吉日維戊,既伯既禱。田車既好,四牡孔阜,升彼大阜,從其群醜。

吉日庚午,既差我馬。獸之所同,麀鹿麌麌。漆沮之從,天子之所。

瞻彼中原,其祁孔有。儦儦俟俟,或群或友。悉率左右,以燕天子。

既張我弓,既挾我矢;發彼小豝,殪此大兕。以御賓客,且以酌醴。


鴻雁之什·鴻雁

鴻雁于飛,肅肅其羽。之子于征,劬勞于野。爰及矜人,哀此鰥寡。

鴻雁于飛,集于中澤。之子于垣,百堵皆作。雖則劬勞,其究安宅。

鴻雁于飛,哀鳴嗷嗷。維此哲人,謂我劬勞;維彼愚人,謂我宣驕。

鴻雁之什·庭燎

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君子至止,鸞聲將將。

夜如何其?夜未艾。庭燎晢晢。君子至止,鸞聲噦噦。

夜如何其?夜鄉晨。庭燎有輝。君子至止,言觀其旗。

鴻雁之什·沔水

沔彼流水,朝宗于海。鴪彼飛隼,載飛載止。

嗟我兄弟,邦人諸友。莫肯念亂,誰無父母!

沔彼流水,其流湯湯。鴪彼飛隼,載飛載揚。

念彼不跡,載起載行。心之憂矣,不可弭忘。

鴪彼飛隼,率彼中陵。民之訛言,寧莫之懲。

我友敬矣,讒言其興。

鴻雁之什·鶴鳴

鶴鳴于九皋,聲聞于野。魚潛在淵,或在于渚。樂彼之園,爰有樹檀,其下維萚。它山之石,可以為錯。

鶴鳴于九皋,聲聞于天。魚在于渚,或潛在淵。樂彼之園,爰有樹檀,其下維穀。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鴻雁之什·祈父

祈父!予,王之爪牙。胡轉予于恤?靡所止居。

祈父!予,王之爪士。胡轉予于恤?靡所厎止。

祈父!亶不聰。胡轉予于恤?有母之尸饔。

鴻雁之什·白駒

皎皎白駒,食我場苗。縶之維之,以永今朝。所謂伊人,於焉逍遙。

皎皎白駒,食我場藿。縶之維之,以永今夕。所謂伊人,於焉嘉客。

皎皎白駒,賁然來思。爾公爾侯,逸豫無期。慎爾優游,勉爾遁思。

皎皎白駒,在彼空穀。生芻一束,其人如玉。毋金玉爾音,而有遐心。

鴻雁之什·黃鳥

黃鳥黃鳥,無集于穀,無啄我粟。此邦之人,不我肯穀。言旋言歸,復我邦族。

黃鳥黃鳥,無集于桑,無啄我粱。此邦之人,不可與明。言旋言歸,復我諸兄。

黃鳥黃鳥,無集于栩,無啄我黍。此邦之人,不可與處。言旋言歸,復我諸父。

鴻雁之什·我行其野

我行其野,蔽芾其樗。婚姻之故,言就爾居。爾不我畜,復我邦家。

我行其野,言采其蓫。婚姻之故,言就爾宿。爾不我畜,言歸斯復。

我行其野,言采其葍。不思舊姻,求爾新特。成不以富,亦祗以異。

鴻雁之什·斯干

秩秩斯干,幽幽南山;如竹苞矣,如松茂矣。兄及弟矣,式相好矣,無相猶矣。

似續妣祖,筑室百堵,西南其戶。爰居爰處,爰笑爰語。

約之閣閣,椓之橐橐,風雨攸除,鳥鼠攸去,君子攸芋。

如跂斯翼,如矢斯棘;如鳥斯革,如翚斯飛。君子攸躋。

殖殖其庭,有覺其楹。噲噲其正,噦噦其冥。君子攸寧。

下莞上簟,乃安斯寢。乃寢乃興,乃占我夢。吉夢維何?維熊維羆,維虺維蛇。

大人占之:維熊維羆,男子之祥;維虺維蛇,女子之祥。

乃生男子,載寢之床,載衣之裳,載弄之璋。其泣喤喤,朱芾斯皇,室家君王。

乃生女子,載寢之地,載衣之裼,載弄之瓦。無非無儀,唯酒食是議。無父母詒罹。

鴻雁之什·無羊

誰謂爾無羊?三百維群。誰謂爾無牛?九十其犉。爾羊來思,其角濈濈;爾牛來思,其耳濕濕。或降于阿,或飲于池,或寢或訛。

爾牧來思,何蓑何笠,或負其糇。三十維物,爾牲則具。

爾牧來思,以薪以蒸,以雌以雄。爾羊來思,矜矜兢兢,不騫不崩。麾之以肱,畢來既升。

牧人乃夢,眾維魚矣,旐維旟矣。大人占之:眾維魚矣,實維豐年;旐維旟矣,室家溱溱。


節南山之什·節南山

節彼南山,維石巖巖。赫赫師尹,民具爾瞻。

憂心如惔,不敢戲談。國既卒斬,何用不監!

節彼南山,有實其猗。赫赫師尹,不平謂何!

天方薦瘥,喪亂弘多。民言無嘉,憯莫懲嗟!

尹氏大師,維周之氐;秉國之均,四方是維;

天子是毗,俾民不迷,不吊昊天!不宜空我師。

弗躬弗親,庶民弗信;弗問弗仕,勿罔君子。

式夷式已,無小人殆。瑣瑣姻亞,則無膴仕。

昊天不傭,降此鞠讻;昊天不惠,降此大戾。

君子如屆,俾民心闋;君子如夷,惡怒是違。

不吊昊天,亂靡有定;式月斯生,俾民不寧。

憂心如酲,誰秉國成?不自為政,卒勞百姓。

駕彼四牡,四牡項領。我瞻四方,蹙蹙靡所騁。

方茂爾惡,相爾矛矣;既夷既懌,如相酬矣!

昊天不平,我王不寧。不懲其心,覆怨其正。

家父作誦,以究王讻。式訛爾心,以畜萬邦。

節南山之什·正月

正月繁霜,我心憂傷;民之訛言,亦孔之將。

念我獨兮,憂心京京。哀我小心,癙憂以癢。

父母生我,胡俾我愈?不自我先,不自我後。

好言自口,莠言自口,憂心愈愈,是以有侮。

憂心煢煢,念我無祿。民之無辜,并其臣仆。

哀我人斯,于何從祿?瞻烏爰止,于誰之屋?

瞻彼中林,侯薪侯蒸。民今方殆,視天夢夢。

既克有定,靡人弗勝。有皇上帝,伊誰云憎!

謂山蓋卑,為岡為陵。民之訛言,寧莫之懲!

召彼故老,訊之占夢,具曰予聖。誰知烏之雌雄。

謂天蓋高,不敢不局;謂地蓋厚,不敢不蹐。

維號斯言,有倫有脊。哀今之人,胡為虺蜴!

瞻彼阪田,有菀其特。天之扤我,如不我克。

彼求我則,如不我得;執我仇仇,亦不我力。

心之憂矣,如或結之。今茲之正,胡然厲矣!

燎之方揚,寧或滅之。赫赫宗周,褒姒滅之。

終其永懷,又窘陰雨。其車既載,乃棄爾輔。載輸爾載,將伯助予。

無棄爾輔,員于爾輻,屢顧爾仆,不輸爾載。終逾絕險,曾是不意!

魚在于沼,亦匪克樂;潛雖伏矣,亦孔之炤。憂心慘慘,念國之為虐。

彼有旨酒,又有嘉殽;洽比其鄰,婚姻孔云。念我獨兮,憂心殷殷。

佌佌彼有屋,蔌蔌方有穀。民今之無祿,天夭是椓。哿矣富人,哀此煢獨!

節南山之什·十月之交

十月之交,朔月辛卯,日有食之,亦孔之醜。

彼月而微,此日而微。今此下民,亦孔之哀。

日月告兇,不用其行。四國無政,不用其良。

彼月而食,則維其常;此日而食,于何不臧!

燁燁震電,不寧不令。百川沸騰,山冢崒崩。

高岸為穀,深穀為陵。哀今之人,胡憯莫懲!

皇父卿士,番維司徒,家伯維宰,仲允膳夫,

棸子內史,蹶維趣馬,楀維師氏,艷妻煽方處。

抑此皇父,豈曰不時?胡為我作,不即我謀?

徹我墻屋。田卒污萊。曰:予不戕,禮則然矣。

皇父孔聖,作都于向,擇三有事,亶侯多藏。

不憖遺一老,俾守我王;擇有車馬,以居徂向。

黽勉從事,不敢告勞。無罪無辜,讒口囂囂。

下民之孽,匪降自天;噂沓背憎,職競由人。

悠悠我里,亦孔之痗。四方有羨,我獨居憂。

民莫不逸,我獨不敢休。天命不徹,我不敢效,我友自逸。

節南山之什·雨無正

浩浩昊天,不駿其德。降喪饑饉,斬伐四國。昊天疾威,弗慮弗圖。舍彼有罪,既伏其辜;若此無罪,淪胥以鋪。

周宗既滅,靡所止戾。正大夫離居,莫知我勚。三事大夫,莫肯夙夜;邦君諸侯,莫肯朝夕。庶曰式臧,覆出為惡。

如何昊天,辟言不信?如彼行邁,則靡所臻。凡百君子,各敬爾身。胡不相畏?不畏于天!

戎成不退,饑成不遂。曾我暬御,憯憯日瘁。凡百君子,莫肯用訊;聽言則答,譖言則退。

哀哉不能言!匪舌是出,維躬是瘁。哿矣能言,巧言如流,俾躬處休。維曰于仕,孔棘且殆。云不可使,得罪于天子;亦云可使,怨及朋友。

謂爾遷于王都,曰:予未有室家。鼠思泣血,無言不疾。昔爾出居,誰從作爾室!

節南山之什·小旻

旻天疾威,敷于下土。謀猶回遹,何日斯沮!謀臧不從,不臧覆用。我視謀猶,亦孔之邛。

潝潝訿訿,亦孔之哀。謀之其臧,則具是違;謀之不臧,則具是依。我視謀猶,伊于胡厎!

我龜既厭,不我告猶。謀夫孔多,是用不集。發言盈庭,誰敢執其咎?如匪行邁謀,是用不得于道。

哀哉為猶!匪先民是程,匪大猶是經;維邇言是聽,維邇言是爭。如彼筑室于道謀,是用不潰于成。

國雖靡止,或聖或否;民雖靡膴,或哲或謀,或肅或艾。如彼泉流,無淪胥以敗。

不敢暴虎,不敢馮河。人知其一,莫知其他。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節南山之什·小宛

宛彼鳴鳩,翰飛戾天。我心憂傷,念昔先人。明發不寐,有懷二人。

人之齊聖,飲酒溫克,彼昏不知,壹醉日富。各敬爾儀,天命不又。

中原有菽,庶民采之。螟蛉有子,蜾蠃負之。教誨爾子,式穀似之。

題彼脊令,載飛載鳴。我日斯邁,而月斯征。夙興夜寐,毋忝爾所生。

交交桑扈,率場啄粟。哀我填寡,宜岸宜獄。握粟出卜,自何能穀?

溫溫恭人,如集于木。惴惴小心,如臨于穀。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節南山之什·小弁

弁彼鷽斯,歸飛提提。民莫不穀,我獨于罹。

何辜于天?我罪伊何?心之憂矣,云如之何!

踧踧周道,鞫為茂草。我心憂傷,惄焉如搗。

假寐詠嘆,維憂用老。心之憂矣,疢如疾首。

維桑與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不屬于毛,不離于里,天之生我,我辰安在?

菀彼柳斯,鳴蜩嘒嘒。有漼者淵,萑葦淠淠。

譬彼舟流,不知所屆。心之憂矣,不遑假寐。

鹿斯之奔,維足伎伎。雉之朝雊,尚求其雌。

譬彼壞木,疾用無枝。心之憂矣,寧莫之知!

相彼投兔,尚或先之;行有死人,尚或墐之。

君子秉心,維其忍之。心之憂矣,涕既隕之。

君子信讒,如或酬之。君子不惠,不舒究之。

伐木掎矣,析薪扡矣。舍彼有罪,予之佗矣。

莫高匪山,莫浚匪泉。君子無易由言,耳屬于垣。

無逝我梁,無發我笱;我躬不閱,遑恤我後!

節南山之什·巧言

悠悠昊天,曰父母且。無罪無辜,亂如此幠。

昊天已威,予慎無罪;昊天大幠,予慎無辜。

亂之初生,僭始既涵;亂之又生,君子信讒。

君子如怒,亂庶遄沮;君子如祉,亂庶遄已。

君子屢盟,亂是用長;君子信盜,亂是用暴。

盜言孔甘,亂是用餤。匪其止共,維王之邛。

奕奕寢廟,君子作之。秩秩大猷,聖人莫之。

他人有心,予忖度之。躍躍毚兔,遇犬獲之。

荏染柔木,君子樹之。往來行言,心焉數之。

蛇蛇碩言,出自口矣。巧言如簧,顏之厚矣。

彼何人斯?居河之麋。無拳無勇,職為亂階。

既微且尰,爾勇伊何!為猶將多,爾居徒幾何!

節南山之什·何人斯

彼何人斯?其心孔艱。胡逝我梁,不入我門!伊誰云從?維暴之云。

二人從行,誰為此禍?胡逝我梁,不入唁我!始者不如今,云不我可。

彼何人斯?胡逝我陳?我聞其聲,不見其身。不愧于人,不畏于天。

彼何人斯?其為飄風。胡不自北?胡不自南?胡逝我梁,祗攪我心!

爾之安行,亦不遑舍;爾之亟行,遑脂爾車。壹者之來,云何其盱!

爾還而入,我心易也;還而不入,否難知也。壹者之來,俾我只也。

伯氏吹塤,仲氏吹篪。及爾如貫,諒不我知。出此三物,以詛爾斯。

為鬼為蜮,則不可得。有靦面目,視人罔極。作此好歌,以極反側。

節南山之什·巷伯

萋兮斐兮,成是貝錦。彼譖人者,亦已大甚。

哆兮侈兮,成是南箕。彼譖人者,誰適與謀?

緝緝翩翩,謀欲譖人。慎爾言也,謂爾不信。

捷捷幡幡,謀欲譖言,豈不爾受?既其女遷。

驕人好好,勞人草草。蒼天蒼天!視彼驕人,矜此勞人。

彼譖人者,誰適與謀?取彼譖人,投畀豺虎;

豺虎不食,投畀有北;有北不受,投畀有昊。

楊園之道,猗于畝丘。寺人孟子,作為此詩。凡百君子,敬而聽之。


穀風之什·穀風

習習穀風,維風及雨,將恐將懼,維予與女;將安將樂,女轉棄予。

習習穀風,維風及頹。將恐將懼,寘予于懷;將安將樂,棄予如遺。

習習穀風,維山崔嵬。無草不死,無木不萎。忘我大德,思我小怨。

穀風之什·蓼莪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勞。

蓼蓼者莪,匪莪伊蔚。哀哀父母!生我勞瘁。

瓶之罄矣,維罍之恥。鮮民之生,不如死之久矣。

無父何怙?無母何恃?出則銜恤,入則靡至。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長我育我,

顧我復我,出入腹我。欲報之德,昊天罔極。

南山烈烈,飄風發發。民莫不穀。我獨何害?

南山律律,飄風弗弗,民莫不穀,我獨不卒。

穀風之什·大東

有饛簋飧,有捄棘匕。周道如砥,其直如矢;

君子所履,小人所視。睠言顧之,潸焉出涕。

小東大東,杼柚其空。糾糾葛屨,可以履霜。

佻佻公子,行彼周行。既往既來,使我心疚。

有冽氿泉,無浸獲薪。契契寤嘆,哀我憚人。

薪是獲薪,尚可載也;哀我憚人,亦可息也。

東人之子,職勞不來;西人之子,粲粲衣服,

舟人之子,熊羆是裘;私人之子,百僚是試。

或以其酒,不以其漿。鞙鞙佩璲,不以其長。

維天有漢,監亦有光。跂彼織女,終日七襄。

雖則七襄,不成報章。睆彼牽牛,不以服箱。

東有啟明,西有長庚。有捄天畢,載施之行。

維南有箕,不可以簸揚;維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漿。

維南有箕,載翕其舌;維北有斗,西柄之揭。

穀風之什·四月

四月維夏,六月徂暑。先祖匪人,胡寧忍予?

秋日凄凄,百卉具腓。亂離瘼矣,奚其適歸。

冬日烈烈,飄風發發。民莫不穀,我獨何害?

山有嘉卉,侯栗侯梅。廢為殘賊,莫知其尤。

相彼泉水,載清載濁。我日構禍,曷云能穀?

滔滔江漢,南國之紀。盡瘁以仕,寧莫我有。

匪鶉匪鳶,翰飛戾天,匪鳣匪鮪,潛逃于淵。

山有蕨薇,隰有杞桋。君子作歌,維以告哀。

穀風之什·北山

陟彼北山,言采其杞。偕偕士子,朝夕從事。王事靡盬,憂我父母。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大夫不均,我從事獨賢。

四牡彭彭,王事傍傍。嘉我未老,鮮我方將,旅力方剛,經營四方。

或燕燕居息,或盡瘁事國,或息偃在床,或不已于行。

或不知叫號,或慘慘劬勞,或棲遲偃仰,或王事鞅掌。

或湛樂飲酒,或慘慘畏咎,或山入風議,或靡事不為。

穀風之什·無將大車

無將大車,只自塵兮。無思百憂,只自疷兮。

無將大車,維塵冥冥。無思百憂,不出于颎。

無將大車,維塵雍兮。無思百憂,只自重兮。

穀風之什·小明

明明上天,照臨下土。我征徂西,至于艽野。

二月初吉,載離寒暑。心之憂矣,其毒大苦。

念彼共人,涕零如雨。豈不懷歸?畏此罪罟。

昔我往矣,日月方除。曷云其還?歲聿云莫。

念我獨兮,我事孔庶。心之憂矣,憚我不暇。

念彼共人,睠睠懷顧。豈不懷歸?畏此譴怒。

昔我往矣,日月方奧。曷云其還?政事愈蹙。

歲聿云莫,采蕭獲菽。心之憂矣,自詒伊戚。

念彼共人,興言出宿。豈不懷歸?畏此反覆。

嗟爾君子,無恒安處。靖共爾位,正直是與。

神之聽之,式穀以女。嗟爾君子,無恒安息。

靖共爾位,好是正直。神之聽之,介爾景福。

穀風之什·鼓鐘

鼓鐘將將,淮水湯湯,憂心且傷。淑人君子,懷允不忘。

鼓鐘喈喈,淮水湝湝,憂心且悲。淑人君子,其德不回。

鼓鐘伐鼛,淮有三洲,憂心且妯。淑人君子,其德不猶。

鼓鐘欽欽,鼓瑟鼓琴,笙磬同音。以雅以南,以龠不僭。

穀風之什·楚茨

楚楚者茨,言抽其棘。自昔何為?我蓺黍稷。

我黍與與,我稷翼翼。我倉既盈,我庾維億。

以為酒食,以享以祀,以妥以侑,以介景福。

濟濟蹌蹌,絜爾牛羊,以往烝嘗。或剝或亨,或肆或將。

祝祭于祊,祀事孔明。先祖是皇,神保是饗。孝孫有慶,報以介福,萬壽無疆。

執爨踖踖,為俎孔碩。或燔或炙,君婦莫莫。為豆孔庶,為賓為客。獻酬交錯,禮儀卒度,笑語卒獲。神保是格,報以介福,萬壽攸酢。

我孔熯矣,式禮莫愆。工祝致告,徂賚孝孫。苾芬孝祀,神嗜飲食。卜爾百福,如几如式。既齊既稷,既匡既敕。永錫爾極,時萬時億。

禮儀既備,鐘鼓既戒。孝孫徂位,工祝致告。神具醉止,皇尸載起。鼓鐘送尸,神保聿歸。諸宰君婦,廢徹不遲。諸父兄弟,備言燕私。

樂具入奏,以綏後祿。爾肴既將,莫怨具慶。既醉既飽,小大稽首。神嗜飲食,使君壽考。孔惠孔時,維其盡之。子子孫孫,勿替引之。

穀風之什·信南山

信彼南山,維禹甸之。畇畇原隰,曾孫田之。我疆我理,南東其畝。

上天同云,雨雪雰雰。益之以霢霂,既優既渥,既沾既足,生我百穀。

疆埸翼翼,黍稷彧彧。曾孫之穡,以為酒食。畀我尸賓,壽考萬年。

中田有廬,疆埸有瓜,是剝是菹。獻之皇祖,曾孫壽考,受天之祜。

祭以清酒,從以騂牡,享于祖考。執其鸞刀,以啟其毛,取其血膋。

是烝是享,苾苾芬芬,祀事孔明。先祖是皇,報以介福,萬壽無疆。


甫田之什·甫田

倬彼甫田,歲取十千。我取其陳,食我農人,自古有年。

今適南畝,或耘或耔,黍稷薿薿。攸介攸止,烝我髦士。

以我齊明,與我犧羊,以社以方。我田既臧,農夫之慶。

琴瑟擊鼓,以御田祖,以祈甘雨,以介我稷黍,以穀我士女。

曾孫來止,以其婦子,馌彼南畝。田畯至喜,攘其左右,嘗其旨否。禾易長畝,終善且有。曾孫不怒,農夫克敏。

曾孫之稼,如茨如梁;曾孫之庾,如坻如京。乃求千斯倉,乃求萬斯箱。黍稷稻粱,農夫之慶。報以介福,萬壽無疆。

甫田之什·大田

大田多稼,既種既戒,既備乃事。以我覃耜,俶載南畝。

播厥百穀,既庭且碩,曾孫是若。既方既皁,既堅既好,不稂不莠。

去其螟螣,及其蟊賊,無害我田稚。田祖有神,秉畀炎火。

有渰萋萋,興雨祁祁;雨我公田,遂及我私。

彼有不獲稚,此有不斂稺;彼有遺秉,此有滯穗:伊寡婦之利。

曾孫來止,以其婦子,馌彼南畝;田畯至喜。

來方騂祀,以其騂黑,與其黍稷,以享以祀,以介景福。

甫田之什·瞻彼洛矣

瞻彼洛矣,維水泱泱。君子至止,福祿如茨。韎韐有奭,以作六師。

瞻彼洛矣,維水泱泱。君子至止,鞞琫有珌。君子萬年,保其家室。

瞻彼洛矣,維水泱泱。君子至止,福祿既同。君子萬年,保其家邦。

甫田之什·裳裳者華

裳裳者華,其葉湑兮。我覯之子,我心寫兮。我心寫兮,是以有譽處兮。

裳裳者華,蕓其黃矣。我覯之子,維其有章矣。維其有章矣,是以有慶矣。

裳裳者華,或黃或白。我覯之子,乘其四駱。乘其四駱,六轡沃若。

左之左之,君子宜之。右之右之,君子有之。維其有之,是以似之。

甫田之什·桑扈

交交桑扈,有鶯其羽。君子樂胥,受天之祜。

交交桑扈,有鶯其領。君子樂胥,萬邦之屏。

之屏之翰,百辟為憲。不戢不難,受福不那。

兕觥其觩,旨酒思柔。彼交匪敖,萬福來求。

甫田之什·鴛鴦

鴛鴦于飛,畢之羅之。君子萬年,福祿宜之。

鴛鴦在梁,戢其左翼。君子萬年,宜其遐福。

乘馬在廄,摧之秣之。君子萬年,福祿艾之。

乘馬在廄,秣之摧之。君子萬年,福祿綏之。

甫田之什·頍弁

有頍者弁,實維伊何?爾酒既旨,爾殽既嘉。豈伊異人?兄弟匪他。蔦與女蘿,施于松柏。未見君子,憂心弈弈;既見君子,庶幾說懌。

有頍者弁,實維何期?爾酒既旨,爾肴既時。豈伊異人?兄弟具來。蔦與女蘿,施于松上。未見君子,憂心怲怲;既見君子,庶幾有臧。

有頍者弁,實維在首。爾酒既旨,爾肴既阜。豈伊異人?兄弟甥舅。如彼雨雪,先集維霰。死喪無日,無幾相見。樂酒今夕,君子維宴。

甫田之什·車轄

間關車之轄兮,思孌季女逝兮。匪饑匪渴,德音來括。雖無好友,式燕且喜。

依彼平林,有集維鷮。辰彼碩女,令德來教。式燕且譽,好爾無射。

雖無旨酒,式飲庶幾;雖無嘉肴,式食庶幾;雖無德與女,式歌且舞。

陟彼高岡,析其柞薪。析其柞薪,其葉湑兮。鮮我覯爾,我心寫兮。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四牡騑騑,六轡如琴。覯爾新婚,以慰我心。

甫田之什·青蠅

營營青蠅,止于樊。豈弟君子,無信讒言。

營營青蠅,止于棘。讒人罔極,交亂四國。

營營青蠅,止于榛。讒人罔極,構我二人。

甫田之什·賓之初筵

賓之初筵,左右秩秩,籩豆有楚,殽核維旅。酒既和旨,飲酒孔偕。鐘鼓既設,舉酬逸逸。大侯既抗,弓矢斯張。射夫既同,獻爾發功。發彼有的,以祈爾爵。

龠舞笙鼓,樂既和奏。烝衎烈祖,以洽百禮。百禮既至,有壬有林。錫爾純嘏,子孫其湛。其湛曰樂,各奏爾能。賓載手仇,室人入又,酌彼康爵,以奏爾時。

賓之初筵,溫溫其恭。其未醉止,威儀反反。曰既醉止,威儀幡幡。舍其坐遷,屢舞仙仙。其未醉止,威儀抑抑。曰既醉止,威儀怭怭。是曰既醉,不知其秩。

賓既醉止,載號載呶,亂我籩豆,屢舞僛僛。是曰既醉,不知其郵。側弁之俄,屢舞傞傞。既醉而出,并受其福。醉而不出,是謂伐德。飲酒孔嘉,維其令儀。

凡此飲酒,或醉或否。既立之監,或佐之史。彼醉不臧,不醉反恥。式勿從謂,無俾大怠。匪言勿言,匪由勿語。由醉之言,俾出童羖。三爵不識,矧敢多又!


魚藻之什·魚藻

魚在在藻,有頒其首。王在在鎬,豈樂飲酒。

魚在在藻,有莘其尾。王在在鎬,飲酒樂豈。

魚在在藻,依于其蒲。王在在鎬,有那其居。

魚藻之什·采菽

采菽采菽,筐之筥之。君子來朝,何錫予之?

雖無予之,路車乘馬;又何予之?玄袞及黼。

觱沸檻泉,言采其芹。君子來朝,言觀其旗。

其旗淠淠,鸞聲嘒嘒。載驂載駟,君子所屆。

赤芾在股,邪幅在下。彼交匪紓,天子所予。

樂只君子,天子命之;樂只君子,福祿申之。

維柞之枝,其葉蓬蓬。樂只君子,殿天子之邦;

樂只君子,萬福攸同。平平左右,亦是率從。

泛泛楊舟,紼纚維之。樂只君子,天子葵之;

樂只君子,福祿膍之。優哉游哉,亦是戾矣。

魚藻之什·角弓

騂騂角弓,翩其反矣。兄弟婚姻,無胥遠矣。

爾之遠矣,民胥然矣。爾之教矣,民胥效矣。

此令兄弟,綽綽有裕。不令兄弟,交相為愈。

民之無良,相怨一方。受爵不讓,至于己斯亡。

老馬反為駒,不顧其後。如食宜饇,如酌孔取。

毋教猱升木,如涂涂附。君子有徽猷,小人與屬。

雨雪瀌瀌,見晛曰消,莫肯下遺,式居婁驕。

雨雪浮浮,見晛曰流。如蠻如髦,我是用憂。

魚藻之什·菀柳

有菀者柳,不尚息焉?上帝甚蹈,無自昵焉。俾予靖之,後予極焉。

有菀者柳,不尚愒焉?上帝甚蹈,無自瘵焉。俾予靖之,後予邁焉。

有鳥高飛,亦傅于天。彼人之心,于何其臻?曷予靖之?居以兇矜。

魚藻之什·都人士

彼都人士,狐裘黃黃。其容不改,出言有章。行歸于周,萬民所望。

彼都人士,臺笠緇撮。彼君子女,綢直如發。我不見兮,我心不說。

彼都人士,充耳琇實。彼君子女,謂之尹吉。我不見兮,我心苑結。

彼都人士,垂帶而厲。彼君子女,卷發如蠆。我不見兮,言從之邁。

匪伊垂之,帶則有餘;匪伊卷之,發則有旟。我不見兮,云何盱矣!

魚藻之什·采綠

終朝采綠,不盈一匊。予發曲局,薄言歸沐。

終朝采藍,不盈一襜。五日為期,六日不詹。

之子于狩,言韔其弓;之子于釣,言綸之繩。

其釣維何?維魴及鱮。維魴及鱮,薄言觀者。

魚藻之什·黍苗

芃芃黍苗,陰雨膏之。悠悠南行,召伯勞之。

我任我輦,我車我牛。我行既集,蓋云歸哉!

我徒我御,我師我旅。我行既集,蓋云歸處!

肅肅謝功,召伯營之;烈烈征師,召伯成之。

原隰既平,泉流既清。召伯有成,王心則寧。

魚藻之什·隰桑

隰桑有阿,其葉有難。既見君子,其樂如何?

隰桑有阿,其葉有沃。既見君子,云何不樂?

隰桑有阿,其葉有幽。既見君子,德音孔膠。

心乎愛矣,遐不謂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魚藻之什·白華

白華菅兮,白茅束兮。之子之遠,俾我獨兮。

英英白云,露彼菅茅。天步艱難,之子不猶。

滮池北流,浸彼稻田。嘯歌傷懷,念彼碩人。

樵彼桑薪,卬烘于煁。維彼碩人,實勞我心。

鼓鐘于宮,聲聞于外。念子懆懆,視我邁邁。

有鹙在梁,有鶴在林。維彼碩人,實勞我心。

鴛鴦在梁,戢其左翼。之子無良,二三其德。

有扁斯石,履之卑兮。之子之遠,俾我疧兮。

魚藻之什·綿蠻

綿蠻黃鳥,止於丘阿。道之云遠,我勞如何!

飲之食之,教之誨之,命彼後車,謂之載之。

綿蠻黃鳥,止于丘隅。豈敢憚行?畏不能趨。

飲之食之,教之誨之,命彼後車,謂之載之。

綿蠻黃鳥,止于丘側,豈敢憚行?畏不能極。

飲之食之,教之誨之,命彼後車,謂之載之。

魚藻之什·瓠葉

幡幡瓠葉,采之亨之。君子有酒,酌言嘗之。

有兔斯首,炮之燔之。君子有酒,酌言獻之。

有兔斯首,燔之炙之。君子有酒,酌言酢之。

有兔斯首,燔之炮之。君子有酒,酌言酬之。

魚藻之什·漸漸之石

漸漸之石,維其高矣。山川悠遠,維其勞矣。武人東征,不皇朝矣。

漸漸之石,維其卒矣。山川悠遠,曷其沒矣。武人東征,不皇出矣。

有豕白蹢,烝涉波矣。月離于畢,俾滂沱矣。武人東征,不皇他矣。

魚藻之什·苕之華

苕之華,蕓其黃矣。心之憂矣,維其傷矣。

苕之華,其葉青青。知我如此,不如無生。

牂羊墳首,三星在罶。人可以食,鮮可以飽。

魚藻之什·何草不黃

何草不黃?何日不行?何人不將?經營四方。

何草不玄?何人不矜?哀我征夫,獨為匪民。

匪兕匪虎,率彼曠野。哀我征夫,朝夕不暇!

有芃者狐,率彼幽草。有棧之車,行彼周道。


大雅

文王之什·文王

文王在上,於昭于天,周雖舊邦,其命維新。

有周不顯,帝命不時。文王陟降,在帝左右。

亹亹文王,令聞不已。陳錫哉周,侯文王孫子。

文王孫子,本支百世。凡周之士,不顯亦世。

世之不顯,厥猶翼翼。思皇多士,生此王國。

王國克生,維周之楨。濟濟多士,文王以寧。

穆穆文王,於緝熙敬止。假哉天命,有商孫子。

商之孫子,其麗不億。上帝既命,侯于周服。

侯服于周,天命靡常。殷士膚敏,祼將于京。

厥作祼將,常服黼冔。王之藎臣,無念爾祖。

無念爾祖,聿修厥德。永言配命,自求多福。

殷之未喪師,克配上帝。宜鑒于殷,駿命不易。

命之不易,無遏爾躬。宣昭義問,有虞殷自天。

上天之載,無聲無臭。儀刑文王,萬邦作孚。

文王之什·大明

明明在下,赫赫在上。天難忱斯,不易維王。天位殷適,使不挾四方。

摯仲氏任,自彼殷商;來嫁于周,曰嬪于京。乃及王季,維德之行。大任有身,生此文王。

維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懷多福。厥德不回,以受方國。

天監在下,有命既集。文王初載,天作之合。在洽之陽,在渭之涘。文王嘉止,大邦有子。

大邦有子,伣天之妹。文定厥祥,親迎于渭。造舟為梁,不顯其光。

有命自天,命此文王。于周于京。纘女維莘,長子維行。篤生武王,保右命爾,燮伐大商。

殷商之旅,其會如林。矢于牧野,維予侯興。上帝臨女,無貳爾心!

牧野洋洋,檀車煌煌,駟騵彭彭。維師尚父,時維鷹揚;涼彼武王,肆伐大商,會朝清明。

文王之什·綿

綿綿瓜瓞。民之初生,自土沮漆。古公亶父,陶復陶穴,未有家室。

古公亶父,來朝走馬,率西水滸,至于岐下。爰及姜女,聿來胥宇。

周原膴膴,堇荼如飴。爰始爰謀,爰契我龜。曰止曰時,筑室于茲。

乃慰乃止,乃左乃右,乃疆乃理,乃宣乃畝。自西徂東,周爰執事。

乃召司空,乃召司徒,俾立室家。其繩則直,縮版以載,作廟翼翼。

捄之陾陾,度之薨薨,筑之登登,削屢馮馮。百堵皆興,鼛鼓弗勝。

乃立皋門,皋門有伉;乃立應門,應門將將。乃立冢土,戎醜攸行。

肆不殄厥慍,亦不隕厥問,柞棫拔矣,行道兌矣。混夷駾矣,維其喙矣。

虞芮質厥成,文王厥厥生。予曰有疏附,予曰有先後,予曰有奔奏,予曰有御侮。

文王之什·棫樸

芃芃棫樸,薪之槱之。濟濟辟王,左右趣之。

濟濟辟王,左右奉璋。奉璋峨峨,髦士攸宜。

淠彼涇舟,烝徒楫之。周王于邁,六師及之。

倬彼云漢,為章于天。周王壽考,遐不作人?

追琢其章,金玉其相。勉勉我王,綱紀四方。

文王之什·旱麓

瞻彼旱麓,榛楛濟濟。豈弟君子,干祿豈弟。

瑟彼玉瓚,黃流在中。豈弟君子,福祿攸降。

鳶飛戾天,魚躍于淵。豈弟君子,遐不作人?

清酒既載,騂牡既備。以享以祀,以介景福。

瑟彼柞棫,民所燎矣。豈弟君子,神所勞矣。

莫莫葛櫑,施于條枚。豈弟君子,求福不回。

文王之什·思齊

思齊大任,文王之母。思媚周姜,京室之婦。大姒嗣徽音,則百斯男。

惠于宗公,神罔時怨,神罔時恫。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

雍雍在宮,肅肅在廟。不顯亦臨,無射亦保。

肆戎疾不殄,烈假不遐。不聞亦式,不諫亦入。

肆成人有德,小子有造。古人之無斁,譽髦斯士。

文王之什·皇矣

皇矣上帝,臨下有赫;監觀四方,求民之莫。

維此二國,其政不獲;維彼四國,爰究爰度。

上帝耆之,憎其式廓。乃眷西顧,此維與宅。

作之屏之,其菑其翳;修之平之,其灌其栵;

啟之辟之,其檉其椐;攘之剔之,其檿其柘。

帝遷明德,串夷載路。天立厥配,受命既固。

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柏斯兌。帝作邦作對,自大伯王季。

維此王季,因心則友。則友其兄,則篤其慶,載錫之光。受祿無喪,奄有四方。

維此王季,帝度其心,貊其德音。其德克明,克明克類,克長克君。

王此大邦,克順克比。比于文王,其德靡悔。既受帝祉,施于孫子。

帝謂文王:無然畔援,無然歆羨,誕先登于岸。密人不恭,敢距大邦,侵阮徂共。

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按徂旅,以篤周祜,以對于天下。

依其在京,侵自阮疆,陟我高岡。無矢我陵,我陵我阿;無飲我泉,我泉我池!

度其鮮原,居岐之陽,在渭之將。萬邦之方,下民之王。

帝謂文王:予懷明德,不大聲以色,不長夏以革,不識不知,順帝之則。

帝謂文王:詢爾仇方,同爾兄弟。以爾鉤援,與爾臨沖,以伐崇墉。

臨沖閑閑,崇墉言言,執訊連連,攸馘安安。是類是祃,是致是附,四方以無侮。

臨沖茀茀,崇墉仡仡,是伐是肆,是絕是忽,四方以無拂。

文王之什·靈臺_

經始靈臺,經之營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經始勿亟,庶民子來。

王在靈囿,麀鹿攸伏;麀鹿濯濯,白鳥翯翯。王在靈沼,於牣魚躍。

虡業維樅,賁鼓維鏞。於論鼓鐘,於樂辟癰。

於論鼓鐘,於樂辟癰。鼉鼓逢逢,矇瞍奏公。

文王之什·下武

下武維周,世有哲王。三後在天,王配于京。

王配于京,世德作求。永言配命,成王之孚。

成王之孚,下土之式。永言孝思,孝思維則。

媚茲一人,應侯順德。永言孝思,昭哉嗣服。

昭茲來許,繩其祖武。於萬斯年,受天之祜。

受天之祜,四方來賀。於萬斯年,不遐有佐。

文王之什·文王有聲

文王有聲,遹駿有聲,遹求厥寧,遹觀厥成。文王烝哉!

文王受命,有此武功;既伐于崇,作邑于豐。文王烝哉!

筑城伊淢,作豐伊匹,匪棘其欲,遹追來孝。王后烝哉!

王公伊濯,維豐之垣。四方攸同,王后維翰。王后烝哉!

豐水東注,維禹之績。四方攸同,皇王維辟。皇王烝哉!

鎬京辟癰,自西自東,自南自北,無思不服。皇王烝哉!

考卜維王,宅是鎬京。維龜正之,武王成之。武王烝哉!

豐水有芑,武王豈不仕?詒厥孫謀,以燕翼子。武王烝哉!


生民之什·生民

厥初生民,時維姜嫄。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無子。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載震載夙,載生載育,時維后稷。

誕彌厥月,先生如達。不坼不副,無菑無害。以赫厥靈,上帝不寧。不康禋祀,居然生子。

誕寘之隘巷,牛羊腓字之。誕寘之平林,會伐平林;誕寘之寒冰,鳥覆翼之。鳥乃去矣,后稷呱矣。實覃實訏,厥聲載路。

誕實匍匐,克岐克嶷,以就口食。蓺之荏菽,荏菽旆旆,禾役穟穟,麻麥幪幪,瓜瓞唪唪。

誕后稷之穡,有相之道。茀厥豐草,種之黃茂。實方實苞,實種實褎,實發實秀,實堅實好,實穎實栗,即有邰家室。

誕降嘉種,維秬維秠,維穈維芑。恒之秬秠,是獲是畝;恒之穈芑,是任是負,以歸肇祀。

誕我祀如何?或舂或揄,或簸或蹂;釋之叟叟,烝之浮浮。載謀載惟,取蕭祭脂,取羝以軷,載燔載烈。以興嗣歲。

卬盛于豆,于豆于登。其香始升,上帝居歆。胡臭亶時。后稷肇祀,庶無罪悔,以迄于今。

生民之什·行葦

敦彼行葦,牛羊勿踐履。方苞方體,維葉泥泥。戚戚兄弟,莫遠具爾。或肆之筵,或授之几。

肆筵設席,授几有緝御。或獻或酢,洗爵奠斝。醓醢以薦,或幡或炙。嘉肴脾臄,或歌或咢。

敦弓既堅,四鍭既鈞;舍矢既均,序賓以賢。敦弓既句,既挾四鍭;四鍭如樹,序賓以不侮。

曾孫維主,酒醴維醹,酌以大斗,以祈黃耇。黃耇臺背,以引以翼。壽考維祺,以介景福。

生民之什·既醉

既醉以酒,既飽以德。君子萬年,介爾景福。

既醉以酒,爾殽既將。君子萬年,介爾昭明。

昭明有融,高朗令終。令終有俶,公尸嘉告。

其告維何?籩豆靜嘉。朋友攸攝,攝以威儀。

威儀孔時,君子有孝子。孝子不匱,永錫爾類。

其類維何?室家之壸。君子萬年,永錫祚胤。

其胤維何?天被爾祿。君子萬年,景命有仆。

其仆維何?厘爾女士。厘爾女士,從以孫子。

生民之什·鳧鹥

鳧鹥在涇,公尸來燕來寧。爾酒既清,爾殽既馨。公尸燕飲,福祿來成。

鳧鹥在沙,公尸來燕來宜。爾酒既多,爾殽既嘉。公尸燕飲,福祿來為。

鳧鹥在渚,公尸來燕來處。爾酒既湑,爾殽伊脯。公尸燕飲,福祿來下。

鳧鹥在潀,公尸來燕來宗。既燕于宗,福祿攸降。公尸燕飲,福祿來崇。

鳧鹥在亹,公尸來止熏熏。旨酒欣欣,燔炙芬芬。公尸燕飲,無有後艱。

生民之什·假樂

假樂君子,顯顯令德。宜民宜人,受祿于天。保右命之,自天申之。

干祿百福,子孫千億。穆穆皇皇,宜君宜王。不愆不忘,率由舊章。

威儀抑抑,德音秩秩。無怨無惡,率由群匹。受福無疆,四方之綱。

之綱之紀,燕及朋友。百辟卿士,媚于天子。不解于位,民之攸墍。《假樂》

生民之什·公劉

篤公劉,匪居匪康,乃埸乃疆,乃積乃倉。乃裹糇糧,于橐于囊,思輯用光。弓矢斯張,干戈戚揚,爰方啟行。

篤公劉,于胥斯原。既庶既繁。既順乃宣,而無詠嘆。陟則在巘,復降在原。何以舟之?維玉及瑤,鞞琫容刀。

篤公劉,逝彼百泉,瞻彼溥原。乃陟南岡,乃覯于京。京師之野,于時處處,于時廬旅。于時言言,于時語語。

篤公劉,于京斯依。蹌蹌濟濟,俾筵俾几。既登乃依,乃造其曹;執豕于牢,酌之用匏。食之飲之,君之宗之。

篤公劉,既溥既長。既景乃岡,相其陰陽,觀其流泉。其軍三單,度其隰原,徹田為糧。度其夕陽,豳居允荒。

篤公劉,于豳斯館。涉渭為亂,取厲取鍛。止基乃理,爰眾爰有。夾其皇澗,溯其過澗。止旅乃密,芮鞫之即。

生民之什·泂酌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茲,可以餴饎。豈弟君子,民之父母。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茲,可以濯罍。豈弟君子,民之攸歸。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茲,可以濯溉。豈弟君子,民之攸墍。

生民之什·卷阿

有卷者阿,飄風自南。豈弟君子,來游來歌,以矢其音。

伴奐爾游矣,優游爾休矣。豈弟君子,俾爾彌爾性,似先公酋矣。

爾土宇皈章,亦孔之厚矣。豈弟君子,俾爾彌爾性,百神爾主矣。

爾受命長矣,茀祿爾康矣。豈弟君子,俾爾彌爾性,純嘏爾常矣。

有馮有翼,有孝有德,以引以翼。豈弟君子,四方為則。

颙颙卬卬,如圭如璋,令聞令望。豈弟君子,四方為綱。

鳳皇于飛,翙翙其羽,亦集爰止。藹藹王多吉士,維君子使,媚于天子。

鳳皇于飛,翙翙其羽,亦傅于天。藹藹王多吉人,維君子命,媚于庶人。

鳳皇鳴矣,于彼高岡。梧桐生矣,于彼朝陽。菶菶萋萋,雍雍喈喈。

君子之車,既庶且多;君子之馬,既閑且馳。矢詩不多,維以遂歌。

生民之什·民勞

民亦勞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國,以綏四方。無縱詭隨,以謹無良。式遏寇虐,憯不畏明。柔遠能邇,以定我王。

民亦勞止,汔可小休。惠此中國,以為民逑。無縱詭隨,以謹惛怓。式遏寇虐,無俾民憂。無棄爾勞,以為王休。

民亦勞止,汔可小息。惠此京師,以綏四國。無縱詭隨,以謹罔極。式遏寇虐,無俾作慝。敬慎威儀,以近有德。

民亦勞止,汔可小愒。惠此中國,俾民憂泄。無縱詭隨,以謹醜厲。式遏寇虐,無俾正敗。戎雖小子,而式弘大。

民亦勞止,汔可小安。惠此中國,國無有殘。無縱詭隨,以謹繾綣。式遏寇虐,無俾正反。王欲玉女,是用大諫。

生民之什·板

上帝板板,下民卒癉。出話不然,為猶不遠。

靡聖管管,不實于亶。猶之未遠,是用大諫。

天之方難,無然憲憲;天之方蹶,無然泄泄。

辭之輯矣,民之洽矣;辭之懌矣,民之莫矣。

我雖異事,及爾同寮。我即爾謀,聽我囂囂。

我言維服,勿以為笑。先民有言:詢于芻蕘。

天之方虐,無然謔謔。老夫灌灌,小子蹻蹻。

匪我言耄,爾用憂謔。多將熇熇,不可救藥。

天之方懠,無為毗。威儀卒迷,善人載尸。

民之方殿屎,則莫我敢葵。喪亂蔑資,曾莫惠我師。

天之牖民,如塤如篪,如璋如圭,如取如攜。

攜無曰益,牖民孔易。民之多辟,無自立辟。

價人維藩,大師維垣,大邦維屏,大宗維翰。

懷德維寧,宗子維城。無俾城壞,無獨斯畏。

敬天之怒,無敢戲豫;敬天之渝,無敢馳驅。

昊天曰明,及爾出王;昊天曰旦,及爾游衍。


蕩之什·蕩

蕩蕩上帝,下民之辟。疾威上帝,其命多辟。

天生烝民,其命匪諶。靡不有初,鮮克有終。

文王曰:咨!咨女殷商。曾是強御,曾是掊克,

曾是在位,曾是在服。天降滔德,女興是力。

文王曰:咨!咨女殷商。而秉義類,強御多懟。

流言以對,寇攘式內。侯作侯祝,靡屆靡究。

文王曰:咨!咨女殷商。女炰烋于中國,斂怨以為德。

不明爾德,時無背無側;爾德不明,以無陪無卿。

文王曰:咨!咨女殷商。天不湎爾以酒,不義從式。

既愆爾止,靡明靡晦。式號式呼,俾晝作夜。

文王曰:咨!咨女殷商。如蜩如螗,如沸如羹。

小大近喪,人尚乎由行。內奰于中國,覃及鬼方。

文王曰:咨!咨女殷商。匪上帝不時,殷不用舊。

雖無老成人,尚有典刑。曾是莫聽,大命以傾。

文王曰:咨!咨女殷商。人亦有言:顛沛之揭,

枝葉未有害,本實先撥。殷鑒不遠,在夏後之世!

蕩之什·抑

抑抑威儀,維德之隅。人亦有言:靡哲不愚。庶人之愚,亦職維疾;哲人之愚,亦維斯戾。

無競維人,四方其訓之;有覺德行,四國順之。訏謨定命,遠猶辰告。敬慎威儀,維民之則。

其在于今,興迷亂于政;顛覆厥德,荒湛于酒。女雖湛樂從。弗念厥紹,罔敷求先王,克共明刑。

肆皇天弗尚,如彼泉流,無淪胥以亡。夙興夜寐,灑掃庭內,維民之章。

修爾車馬,弓矢戎兵,用戒戎作,用逖蠻方。質爾人民,謹爾侯度,用戒不虞。

慎爾出話,敬爾威儀,無不柔嘉。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為也。

無易由言,無曰茍矣;莫捫朕舌,言不可逝矣。無言不讎,無德不報。

惠于朋友,庶民小子。子孫繩繩,萬民靡不承。視爾友君子,輯柔爾顏,不遐有愆。

相在爾室,尚不愧于屋漏。無曰不顯,莫予云覯。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

辟爾為德,俾臧俾嘉。淑慎爾止,不愆于儀。不僭不賊,鮮不為則。

投我以桃,報之以李。彼童而角,實虹小子。荏染柔木,言緡之絲。

溫溫恭人,維德之基。其維哲人,告之話言,順德之行;

其維愚人,覆謂我僭:民各有心。於乎小子!未知臧否。匪手攜之,言示之事;

匪面命之,言提其耳。借曰未知,亦既抱子。民之靡盈,誰夙知而莫成?

昊天孔昭,我生靡樂。視爾夢夢,我心慘慘。誨爾諄諄,聽我藐藐。

匪用為教,覆用為虐。借曰未知,亦聿既耄。

於乎小子!告爾舊止。聽用我謀,庶無大悔。天方艱難,曰喪厥國。

取譬不遠,昊天不忒。回遹其德,俾民大棘。

蕩之什·桑柔

菀彼桑柔,其下侯旬。捋采其劉,瘼此下民。不殄心憂,倉兄填兮;

倬彼昊天,寧不我矜。四牡騤騤,旟旐有翩。亂生不夷,靡國不泯。

民靡有黎,具禍以燼。於乎有哀!國步斯頻。國步蔑資,天不我將;

靡所止疑,云徂何往?君子實維,秉心無競。誰生厲階?至今為梗。

憂心殷殷,念我土宇。我生不辰,逢天僤怒。自西徂東,靡所定處;

多我覯痻,孔棘我圉。為謀為毖,亂況斯削。告爾憂恤,誨爾序爵。

誰能執熱,逝不以濯?其何能淑?載胥及溺。如彼溯風,亦孔之僾;

民有肅心,荓云不逮。好是稼穡,力民代食;稼穡維寶,代食維好。

天降喪亂,滅我立王。降此蟊賊,稼穡卒癢。哀恫中國,具贅卒荒;

靡有旅力,以念穹蒼。維此惠君,民人所瞻。秉心宣猶,考慎其相。

維彼不順,自獨俾臧。自有肺腸,俾民卒狂。

瞻彼中林,甡甡其鹿。朋友已譖,不胥以穀。人亦有言:進退維穀。

維此聖人,瞻言百里;維彼愚人,覆狂以喜。匪言不能,胡斯畏忌。

維此良人,弗求弗迪;維彼忍心,是顧是復。民之貪亂,寧為荼毒!

大風有隧,有空大穀。維此良人,作為式穀;維彼不順,征以中垢。

大風有隧,貪人敗類。聽言則對,誦言如醉。匪用其良,覆俾我悖。

嗟爾朋友!予豈不知而作?如彼飛蟲,時亦弋獲。既之陰女,反予來赫。

民之罔極,職涼善背;為民不利,如云不克。民之回遹,職競用力。

民之未戾,職盜為寇。涼曰不可,覆背善詈。雖曰匪予,既作爾歌。

蕩之什·云漢

倬彼云漢,昭回于天。王曰:於乎!何辜今之人?天降喪亂,饑饉薦臻。靡神不舉,靡愛斯牲。圭璧既卒,寧莫我聽!

旱既太甚,蘊隆蟲蟲。不殄禋祀,自郊徂宮。上下奠瘞,靡神不宗。后稷不克,上帝不臨;耗斁下土,寧丁我躬!

旱既太甚,則不可推。兢兢業業,如霆如雷。周餘黎民,靡有孑遺。昊天上帝,則不我遺。胡不相畏?先祖于摧。

旱既太甚,則不可沮。赫赫炎炎,云我無所。大命近止,靡瞻靡顧。群公先正,則不我助。父母先祖,胡寧忍予?

旱既太甚,滌滌山川。旱魃為虐,如惔如焚。我心憚暑,憂心如薰。群公先正,則不我聞。昊天上帝,寧俾我遁!

旱既太甚,黽勉畏去。胡寧瘨我以旱?憯不知其故。祈年孔夙,方社不莫。昊天上帝,則不我虞。敬恭明神,宜無悔怒。

旱既太甚,散無友紀。鞫哉庶正,疚哉冢宰。趣馬師氏,膳夫左右;靡人不周,無不能止。瞻卬昊天,云如何里?

瞻卬昊天,有嘒其星。大夫君子,昭假無贏。大命近止,無棄爾成。何求為我?以戾庶正。瞻卬昊天,曷惠其寧?

蕩之什·崧高

崧高維岳,駿極于天。維岳降神,生甫及申。

維申及甫,維周之翰。四國于蕃,四方于宣。

亹亹申伯,王纘之事。于邑于謝,南國是式。

王命召伯,定申伯之宅。登是南邦,世執其功。

王命申伯,式是南邦,因是謝人,以作爾庸。

王命召伯,徹申伯土田;王命傅御,遷其私人。

申伯之功,召伯是營。有俶其城,寢廟既成,既成藐藐;

王錫申伯,四牡蹻蹻,鉤膺濯濯。

王遣申伯,路車乘馬。我圖爾居,莫如南土。

錫爾介圭,以作爾寶。往近王舅,南土是保。

申伯信邁,王餞于郿。申伯還南,謝于誠歸。

王命召伯,徹申伯土疆,以峙其粻,式遄其行。

申伯番番,既入于謝,徒御嘽嘽。周邦咸喜,戎有良翰。不顯申伯,王之元舅,文武是憲。

申伯之德,柔惠且直。揉此萬邦,聞于四國。吉甫作誦,其詩孔碩;其風肆好,以贈申伯。

蕩之什·烝民

天生烝民,有物有則。民之秉彝,好是懿德。天監有周,昭假于下。保茲天子,生仲山甫。

仲山甫之德,柔嘉維則。令儀令色,小心翼翼;古訓是式,威儀是力。天子是若,明命使賦。

王命仲山甫:式是百辟,纘戎祖考,王躬是保,出納王命。王之喉舌,賦政于外,四方爰發。

肅肅王命,仲山甫將之;邦國若否,仲山甫明之。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夙夜匪解,以事一人。

人亦有言:柔則茹之,剛則吐之。維仲山甫,柔亦不茹,剛亦不吐;不侮矜寡,不畏強御。

人亦有言:德輶如毛,民鮮克舉之,我儀圖之。維仲山甫舉之,愛莫助之。袞職有闕,維仲山甫補之。

仲山甫出祖,四牡業業,征夫捷捷,每懷靡及。四牡彭彭,八鸞鏘鏘,王命仲山甫,城彼東方。

四牡騤騤,八鸞喈喈,仲山甫徂齊,式遄其歸。吉甫作誦,穆如清風。仲山甫永懷,以慰其心。

蕩之什·韓奕

奕奕梁山,維禹甸之,有倬其道。韓侯受命,王親命之:纘戎祖考。無廢朕命,夙夜匪解,虔共爾位。朕命不易,干不庭方,以佐戎辟。

四牡奕奕,孔修且張,韓侯入覲,以其介圭,入覲于王。王錫韓侯:淑旗綏章,簟茀錯衡,玄袞赤舄,鉤膺鏤钖,鞹鞃淺幭,鞗革金厄。

韓侯出祖,出宿于屠。顯父餞之,清酒百壺。其殽維何?炰鱉鮮魚。其蔌維何?維筍及蒲。其贈維何?乘馬路車。籩豆有且,侯氏燕胥。

韓侯取妻,汾王之甥,蹶父之子。韓侯迎止,于蹶之里。百兩彭彭,八鸞鏘鏘,不顯其光。諸娣從之,祁祁如云。韓侯顧之,爛其盈門。

蹶父孔武,靡國不到。為韓姞相攸,莫如韓樂。孔樂韓土,川澤訏訏,魴鱮甫甫,麀鹿噳噳,有熊有羆,有貓有虎。慶既令居,韓姞燕譽。

溥彼韓城,燕師所完。以先祖受命,因時百蠻。王錫韓侯,其追其貊,奄受北國,因以其伯。實墉實壑,實畝實籍。獻其貔皮,赤豹黃羆。

蕩之什·江漢

江漢浮浮,武夫滔滔。匪安匪游,淮夷來求。

既出我車,既設我旟,匪安匪舒,淮夷來鋪。

江漢湯湯,武夫洸洸。經營四方,告成于王。

四方既平,王國庶定。時靡有爭,王心載寧。

江漢之滸,王命召虎,式辟四方,徹我疆土。

匪疚匪棘,王國來極。于疆于理,至于南海。

王命召虎,來旬來宣;文武受命,召公維翰。

無曰:予小子,召公是似。肇敏戎公,用錫爾祉。

厘爾圭瓚,秬鬯一卣,告于文人。錫山土田,

于周受命,自召祖命。虎拜稽首,天子萬年。

虎拜稽首,對揚王休。作召公考,天子萬壽。

明明天子,令聞不已;矢其文德,洽此四國。

蕩之什·常武

赫赫明明,王命卿士,南仲大祖,大師皇父。

整我六師,以修我戎。既敬既戒,惠此南國。

王謂尹氏,命程伯休父,左右陳行,戒我師旅:

率彼淮浦,省此徐土,不留不處,三事就緒。

赫赫業業,有嚴天子,王舒保作。匪紹匪游,

徐方繹騷。震驚徐方,如雷如霆,徐方震驚。

王奮厥武,如震如怒。進厥虎臣,闞如虓虎。

鋪敦淮濆,仍執醜虜。截彼淮浦,王師之所。

王旅嘽嘽,如飛如翰,如江如漢。如山之苞,

如川之流。綿綿翼翼,不測不克,濯征徐國。

王猶允塞,徐方既來。徐方既同,天子之功。

四方既平,徐方來庭。徐方不回,王曰:還歸。

蕩之什·瞻卬

瞻卬昊天,則不我惠。孔填不寧,降此大厲。邦靡有定,

士民其瘵。蟊賊蟊疾,靡有夷屆。罪罟不收,靡有夷瘳。

人有土田,女反有之;人有民人,女覆奪之。此宜無罪,

女反收之;彼宜有罪,女覆說之。哲夫成城,哲婦傾城。

懿厥哲婦,為梟為鴟。婦有長舌,維厲之階。

亂匪降自天,生自婦人。匪教匪誨,時維婦寺。

鞫人忮忒,譖始竟背。豈曰不極?伊胡為慝!

如賈三倍,君子是識。婦無公事,休其蠶織。

天何以刺?何神不富?舍爾介狄,維予胥忌。

不吊不祥,威儀不類。人之云亡,邦國殄瘁。

天之降罔,維其優矣。人之云亡,心之憂矣。

天之降罔,維其幾矣。人之云亡,心之悲矣。

觱沸檻泉,維其深矣。心之憂矣,寧自今矣。

不自我先,不自我後。藐藐昊天,無不克鞏。

無忝皇祖,式救爾後。

蕩之什·召旻

旻天疾威,天篤降喪,瘨我饑饉,民卒流亡。我居圉卒荒。

天降罪罟,蟊賊內訌。昏椓靡共,潰潰回遹,實靖夷我邦。

皋皋訾訾,曾不知其玷。兢兢業業,孔填不寧,我位孔貶。

如彼歲旱,草不潰茂,如彼棲苴。我相此邦,無不潰止。

維昔之富,不如時;維今之疚,不如茲。彼疏斯粺,胡不自替,職兄斯引?

池之竭矣,不云自頻?泉之竭矣,不云自中?溥斯害矣,職兄斯弘,不災我躬?

昔先王受命,有如召公,日辟國百里;今也日蹙國百里。

於乎哀哉!維今之人,不尚有舊。

  评论这张
 
阅读(1253)|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