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丽乡村:传统文化·农耕文化·土特产种植

内容:古代民俗、国学经典、中华医学、农耕文化、土特产品

 
 
 

日志

 
 

上古神话:《山海经》故事  

2009-02-03 15:20:59|  分类: 神话传说与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瑶姬的故事】 炎帝的四女儿是姐妹群里最美艳最时髦最多情的,她好憧憬,好做花季少女粉红色的梦,几度梦中,英俊的公子已经骑著马来接她了,却屡屡被灵鹊儿惊醒。常言道天嫉红顔,佳人薄命,四姑娘无端地竟缠绵床塌,患起那无名的绝症,花园里、小河边,再也听不到她银铃也似的笑声。炎帝虽是医药之神,但药能医病,不能医命,姑娘终於香消玉殒。她的屍身葬在花团锦簇的姑瑶山上,香魂化作芬芳的茎草。茎草花色嫩黄,叶子双生,结的果实似菟丝。女子若服食了茎草果,便会变得明艳性感,惹人喜欢。

茎草儿在姑瑶山上,昼吸日精,夜纳月华,若干年後,修炼成巫山神女,芳名瑶姬。大禹治水,一路凿山挖河,来至巫山脚下,准备修渠泄洪。陡然间,飓风暴起,直刮得暗无天日,地动山摇,飞沙走石,层层叠叠的洪峰,像连绵的山峦扑面而来。禹措手不及,撤离江岸,去向巫山神女瑶姬求助。瑶姬敬佩禹摩顶放踵以利天下的精神,哀怜背井离乡、倾家荡产的灾民,当下传授给禹差神役鬼的法术、防风治水的天书,帮助他止住了飓风;又派遣侍臣狂章、虞余、黄魔、大翳、庚辰、童律、鸟木田,祭起法宝雷火珠、电蛇鞭,将巫山炸开一条峡道,令洪水经巫峡从巴蜀境内流出,涌入大江。饱受洪灾之苦的巴蜀人民,因而得到了拯救。

 

千年又千年,时至战国,楚怀王赴云梦泽畋猎,小憩于高唐馆,朦胧中,见一女子嫋嫋娉娉,款款行来,自言:“我帝之季女,名曰瑶姬,未行而亡,封於巫山之台,精魂爲草,实曰灵芝。”楚王见她“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情兮,美目盼兮”(《诗经.卫风.硕人》),惊艳不已,爱慕心生,遂留下了一段风流佳话。楚王恍然梦醒,芳影无踪,遗香犹存。王不能忘情于瑶姬,寻至巫山,但见峰峦秀丽,云蒸霞蔚,乡闾相传,此云乃神女所化,上属於天,下入於渊,茂如苍松,美若娇姬。王慨叹“曾经沧海难爲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唐.元稹《离思五首之四》),在巫山临江侧修筑楼阁,号爲“朝云”,以示怀念。

瑶姬哪儿去了?她就站在高高的崖上,举目眺望,凝视著七百里三峡,凝视著滔滔东进的流水,凝视著江上的鸟,江畔的花,江心的帆。她天天矗立在山巅,日久天长,自己也化身爲一座秀美峭拔的峰峦了,那就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神女峰;陪伴她的侍女们,也随之化作了现在的巫山十二峰。岁月悠悠,星移斗转,神女峰默默地面对东逝水,她在想些什麽?是否挂念著慈爱的父亲炎帝?是否思想起淘气的小妹女娃?

 

 

【精卫填海】 女娃是炎帝最宠爱的小女儿,模样长得纤秀,性格却很倔强。姐妹们都喜欢打扮,惟独她酷爱体育,尤其水上运动,游泳划船,跳水冲浪,无一样不爱,无一样不精。某日清晨,风和日而,正是出游的好时光。女娃驾一叶扁舟,在碧波荡漾的东洋大海上遨游。海风微微地吹拂,海浪柔柔地起伏,带著小舟往大洋深处漂去。

年轻单纯的女孩,哪知道世道险恶,仍陶醉在蓝色的温柔里。霎时间,平静的大海变脸了,微笑的太阳不见了,轻轻海风变得比刀刃还锐利,软软海浪变得比铁锤还刚硬。女娃凭著高超技艺,劈波斩浪,左避右挡,与大海周旋。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大海的浪涛越来越高,女娃的力气越来越弱。夜幕降临了,天地间一片黑暗,大概星星们闭上了眼睛,不忍目睹惨剧的发生:小舟被巨浪碾成了碎片,女娃被旋涡吸入了深渊,喧嚣的涛声盖住了女孩求救的呼叫,她永远也不能回去见她慈祥的父亲了。

几天过後,一只小鸟在女娃沈溺的水域破浪而出,花头颅、白嘴壳、红脚爪,样子有点儿像鸟鸦,它的名字叫精卫,是女娃不屈的冤魂所化就。

精卫栖身于布满拓木林的发鸠山上,它天天从发鸠山衔了小石子,或者小树枝,展翅高飞,直至东海,把石子或树枝投下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管是赤日炎炎还是雨雪霏霏,不死鸟精卫回翔在波涛汹涌、洁瀚无垠的大海上空,投下颗颗碎石、根根断枝,它不间断地叫著“精卫、精卫”,以激励自已的斗志,它要以锲而不舍的精神,将东海填平。

东海恼怒了,东海咆哮了,浪涛喧哗,白沫四溅:“你爲什麽要把我填平?你爲什麽恨我这麽深?”

天空中传来精卫鸟仇恨的啼鸣:“因爲你夺走了我年轻的生命,因爲你还将夺走千千万万的年轻的生命。”

“算了吧,小鸟儿!你就是填一千年,一万年,也填不平我呀!”东海用轰隆隆的大笑声来掩饰自己的窘态。

“我要填的!我要填的!我要一千万年、一万万年地填下去,哪怕填到世界末日,宇宙终结。”不死乌精卫悲啸著,飞翔著,从发鸠山至东海,循环往复,衔石投石,永无休止。

“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东晋.陶渊明《读山海经》),精卫已升华爲中华民族不屈的象徵;孔子“知其不可而爲之”(《论语.子路》),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後已”(三国.诸葛亮《後出师表》),鲁迅“用这希望的盾,抗拒那空虚中的暗夜的袭来,虽然盾後面也依然是空虚中的暗夜”(鲁迅《希望》),无数志士爲理想而在无望之中前仆後继,死不旋踵,他们都是精卫精神的继承者和体现者。

 

 

【无头巨人刑天】 蚩尤被黄帝杀死后,巨人刑天决心去找黄帝决斗。他左手持盾牌,右手提战斧,悄悄离开南方天庭,踏上了不归路。他知道,路途的尽头就是生命的尽头,但他义无反顾,他要用勇气和热血向天地间的一切证明,炎帝不可侮,炎帝的後裔和部属不可侮。

巨人孤身行千里,势如破竹,直杀到中央天庭的南天门外,指名道姓,要与黄帝单挑独斗。黄帝忖道:炎帝部下,个个桀傲难驯,此人单骑闯关,尤其大胆,若不立斩树威,恐南方臣服无日。他亲自出马,舞动昆吾剑来斗巨人。两个在云端里剑斧交加,各赌平生本事,剑起如闪电破空,天爲之变色,斧落似流星坠毁,地爲之动摇,从天庭杀到凡界,又一路杀至西方常羊山,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负。黄帝一时间赢不了那巨人,急中生智,朝巨人身後瞪了一眼,大声喝叱:“五虎将还不上来拿下那厮?”巨人一惊,心神微散,手中的战斧略松了一松。说时迟,那时快,黄帝的昆吾剑已削在他的脖子上,轰的一声巨晌,硕大的头颅落地,把坚硬的山地砸出了个大坑。

巨人一摸颈上没了头颅,心中慌张,急忙放下斧、盾,弯腰伸手,往地上乱摸。那高挺的大树,突兀的岩石,在那双巨手的触摸下折断了,崩裂了,直弄得尘土纷扬,木石横飞。黄帝怕巨人摸著了头颅接上,赶紧手起剑落,将常羊山一劈爲二,那头颅骨碌碌滚入山内,大山又合而爲一。

黄帝得胜回朝了。摸索不到头颅的巨人捡起斧、盾,复挺身直立,他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叫做刑天。刑的意思是斩杀,天的意思是头颅。刑天不甘心,不服气,他还有足够的勇,足够的力,他只不过被阴谋的剑偶然砍去了头。刑天赤裸上身,把两只乳头当作眼睛,把肚脐当作嘴巴,他的双乳似乎冒出了凶光,他的肚脐似乎唱起了战歌,他挥舞著盾牌,抡圆了战斧,与看不见的敌人作殊死拼杀,在无物之阵中战斗不息。

 

 

【神荼 郁垒】东海之中的度朔山上有一株大桃树,枝干蟠曲绵延,覆盖三千里,桃树的东北方是鬼衆出入阴阳界的鬼门关。神荼、郁垒住在桃树上面,稽查进进出出的群鬼,如果遇见恶鬼爲非作歹,就用芦苇索子捆了去喂老虎。黄帝委任神荼、郁垒做鬼头子,监察、统领天下万鬼;又教导民间,在大门上悬挂绘有神荼、郁垒像的桃木板和芦苇索子,以象徵之物避邪镇恶,这样,神荼、郁垒就成了门神。

 

 

【日神羲和】日神(太阳女神)的儿子们住在东方海外的汤谷。汤谷是东洋大海中的一块水域,因太阳天天在此洗浴而滚热如沸汤,故得名。汤谷内有一株同根偶生、两干互相依倚的扶桑树。十个太阳九个泡在树下水里,一个栖于树上,轮流上岗,一个回来了,另一个才出去,所以太阳共有十个,每天和人们会面的却只有一个。

每次出勤,都是由太阳女神羲和驾驭六条蛟龙牵引的太阳车,载著太阳儿子由东向西运行。当太阳在汤谷里洗完了澡,升上扶桑树时,叫做晨明;升至扶桑树顶,登上妈妈预备好的太阳车,将要出发时,叫做拙明;行至曲阿,叫做旦明;行至曾泉,叫做早食;以後每经过一个重要地方,都有一个代表时间的名目。羲和一直将儿子送到悲泉,剩下的一小段路要让太阳自己行走了。可是妈妈总不放心,一定要坐在车上,看著爱儿走向虞渊,进入昧谷,等到最後几缕阳光洒上了昧谷水滨的桑树梢、榆树梢,她才驾驭空车,伴著清凉的夜风,穿过繁星和浮云,回归东方的汤谷,准备伴送第二天出勤的儿子,再开始新一天的行程。

十个太阳儿子,天天由妈妈护送,按照严格规定的路綫和程序,依次上天值勤。庆都的儿子尧也长大了,他仁德似天,睿智如神,帝喾将天下的统冶权传给他,让他做人类的帝王。

 

 

【夸父追日】 太阳每天东升西落,丝毫没有在意北方大荒中的成都载天之山上,有一个巨人正全神贯注地观察著它。巨人用两条黄蛇作耳环,手里也把玩两条黄蛇,他是後土的孙儿,信的儿子,名字叫做夸父。

  夸父身材高大,如山岳耸峙,却很天真,富于幻想,这两天,他在考虑几个有关太阳的大问题:其一,太阳落入昧谷,黑夜便要降临;我热爱光明,憎恶黑暗,我要去追赶太阳,让他永驻天空。其二,太阳的圆脸上,沾染了不少黑斑;我希望太阳更明媚,更透亮,我要去追赶太阳,请他揩乾净脸盘。其三,太阳在夏天喷吐了过多的光和热,到了冬天势必缺乏能量;我喜欢四季如春,不要酷暑也不要严寒,我要去追赶太阳,劝他平均分配热能。夸父想著想著,提起木杖,撒开两条长腿,就朝太阳追去。

太阳坐在车上悠然西行,猝然看见一个巨人像一座大山一样压来,不由惊呼:“妈呀!快跑,巨人来啦!”羲和在空中炸雷也似甩了个晌鞭,六条蛟龙抖擞精神,风驰电掣般朝前飞窜。夸父吼一声:“跑什麽?”脚下用劲,瞬息间越过了千山万水。

龙车驰至悲泉,太阳一滚而下直趋虞渊,这时,夸父已跨入光影,处在大光明的包围中,他的眼前是一团极大极亮的火球。夸父兴奋地张开双臂,想拥抱太阳,可是,可是怎麽啦?怎麽如此的焦渴难熬?哦,夸父奔跑了半天,洒尽了浑身的汗水,他怎麽能不渴?夸父追近太阳,经受著火球的燎烤,他怎麽能不渴?

夸父踉跄地来到黄河边,伏下身子一口气喝乾了黄河水,转过身,又连著将渭水喝乾,那焦渴,却仍旧是那样凶猛,那样暴烈。夸父挣扎著走向北方的大泽,大泽在雁门山北,是鸟们孳生雏儿、更换羽毛之地,纵横达千里,烟波接遥天,端的是解渴的好去处,可惜他行至半途,即頽然倒地,余辉抹在他的脸上,是嘲讽?还是安慰?

夸父渴死了,他随身携带的木杖,化作了绿叶茂盛、鲜果累累的桃树林,人们说,那是夸父留给後世的理想追求者在漫漫长路中遮阳蔽雨、充饥解渴的。

 

 

【嫦娥奔月】 羿上射九日、下除六害,尧和普天下的人民感激不已,颂扬他的歌谣在民间四处传唱,但是,羿的心头却沈甸甸的,自己毕竟射杀了天帝的九个太阳儿子,不知道天帝能否原谅。羿特地宰了在桑林捕获的大野猪,把猪肉剁得细细的,制成肉膏,恭恭敬敬地端上天庭奉献给帝喾,想看一看帝喾对他的态度改变了没有,是否对他依旧亲密,依旧信任。

帝喾看也不看猪肉膏,闷闷不乐:“我不愿再看见杀生的事,也不愿再看见你。你和你的妻子住到下方去吧。”

羿谪居下界,夫妻俩成了凡人,他深感对不住妻子,便与嫦娥商议:“天上等级森严,在人间倒也逍遥自在。不过凡人终将一死,若要长生,就必须渡弱水,翻火山,登上昆仑,去向西王母求取不死灵药。”

西王母原来住在西方玉山的山顶洞穴里,有三只红脑袋、黑眼睛的青鸟轮番外出给她寻找食物,她长著老虎的牙齿、豹子的尾巴,披头散发,却佩戴玉簪,每当晨昏,踞于山头狂嘶猛吼。她掌管天灾、瘟疫、刑罚,也炼制、收藏不死灵药。黄帝退隐九重天外,西王母便迁居昆仑山,那时的她已化身爲雍容华贵、仪态端庄的贵夫人。

昆仑山下有弱水环绕,弱水非但不能载舟,一片鸟羽落下亦会沈没。弱水外又有炎火之山,山上的火焰昼夜不息。羿凭著盖世神力、超人意志,越过炎山、弱水,攀上一万三千一百一十三步二尺六寸高的悬崖峭壁,在昆仑山巅的宫殿里拜见了西王母。

西王母钦佩羿的作爲,同情羿的遭遇,取药慷慨相赠:“不死药是用不死树结的不死果炼制的。不死树三千年开一次花,三千年结一次果,炼制成药又需三千年。我收藏的药丸仅剩一颗了,两人分享俱可长生不老,一人独食即能升天成仙。”

羿如愿以偿,欢喜无限,回来与嫦娥约定,在结婚周年的日子共享灵药。常言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神仙也未能免俗。嫦峨经受不住天堂生活的诱惑,趁羿夜出待猎,独自吞下了药丸。

奇迹果真发生了,嫦娥渐觉身子失重,双脚离地,不由自主地飘出窗户,冉冉飘升。上哪儿去呢?嫦娥思忖著:我背弃了丈夫,天庭诸神一定会责备我,嘲笑我;不如投奔月亮女神常羲,在月宫暂且安身。

嫦娥飘至月宫,才发现那儿出奇的冷清,空无一人。“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唐.李商隐《嫦娥》),她在漫漫长夜中咀嚼著孤独、悔恨的滋味,慢慢地竟化成了月精白虾蟆。

 

 

【洛神宓妃】 羿满载猎物归家,却失去了爱妻嫦娥,失去了灵药,他怔怔地望著窗外的星空,仰天长啸,他愤怒,继而痛苦,继而消沈,直到在洛水之滨邂逅了洛神宓妃。

宓妃是东方木德之帝伏羲的女儿,渡洛水覆舟淹死,成了洛神。她美得异乎寻常:“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日,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追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渌波。”(三国魏.曹植《洛神赋》)她与黄河之神河伯门当户对,顺理成章地结爲夫妇。

新婚燕尔,河伯陪伴宓妃乘坐龙挽荷盖的水车,腾波冲浪,从下游九河直上河源昆仑,流连于良辰美景,又手牵著手东行,回归新居鱼鳞屋、紫贝阙。

然而,河神水性杨花,易于变心,爱情的火花很快就让时间的流水浇灭了。河伯吩咐巫妪每年替他挑个妙龄少女做新娘,幷警告两岸百姓:“若不爲河伯娶妇,水来漂没,溺其人民。”

宓妃内心也厌倦了狂妄自大的河伯,厌倦了轻靡浮华的生活,她乐得脱身返回洛水,时而在水面拾取漂浮的翠羽,时而入潭心采集深藏的明珠,可夜静月明时,她会感到无助,感到空虚,她需要一双有力的臂膀,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

或许是天意作合,羿追逐羚羊来至洛滨,与宓妃不期而遇。他俩一个是侠骨热血的寂寞英雄,一个是柔情似水的孤独美人,彼此目光接触,便再也移不开,他俩明白,“衆里寻他千百度”(宋.辛弃疾《青玉案.无夕》)的另一半近在眼前。

羿与宓妃相爱同居的消息传到左拥右抱享尽艶福的河伯耳中,雄性的妒嫉和一方霸主的自尊令他恼羞成怒。他惧怕羿的神箭,不敢当面对决,暂且化作一条白龙,探头探脑地浮在水面盯捎。

白龙出水,龙卷风起,与宓妃幷骑驰骋的羿见百姓又要造殃,返身一箭,射中白龙左目,那河伯负痛,捂住伤口窜入河底。

独眼龙河伯哭上天庭,请求天帝杀了羿爲他报仇。帝喾正爲以前待羿太不公平而有些内疚,因此不耐烦地打断了河伯的喋喋不休:“你规规矩矩安居水府,谁能射你?你无端化爲虫兽,当然会被人捕杀。羿又有什麽过错呢?”河伯黯然溜回黄河,从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也不出头了。

 

此文摘自《山海经-现代版》(上海古籍出版社,章行著)

 

 

  评论这张
 
阅读(1298)|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